疫情冲击下,创业公司如何转“危”为“机”

“蟑螂即便被踩伤了腿也会继续爬起来顽强生存,而成功的创业者就是那些屡次失败后仍然不轻言放弃的人。”

自2019年年底疫情爆发至今已近3个月。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传染消息传出,到武汉封城,交通运输和线下零售近乎完全停滞,到如今除武汉外新增确诊人数大幅减少,各个产业逐渐复工,在所有人的努力下,我们似乎很快就能看到一个“全员解放”的未来。

回顾这三个月发生的一切,这场黑天鹅事件让部分产业看到了红利,也让许多企业面临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在危机面前,许多潜藏于企业内部的问题暴露,原本的运作和管理模式不再适用,本就摇摇欲坠的内部冲突被危机这面放大镜投射了出来。

挑战当前,创始人们应当如何应对?

这两天,我们和几家创业公司聊了聊新冠疫情和他们的发展现状。也许现在就谈论“时势造英雄”还言之过早,我们更希望通过深挖早期创业公司在疫情期间的生存现状和创始人的管理方式,为更多创业者带来最前线的企业管理经验。

要点

  • 疫情是员工态度和能力的试金石。
  • 远程团队管理需同时兼顾工作效率和情感关怀。
  •  “现金流是王道”,制定围绕公司核心战略定位的投资框架。
  • 在危机时刻为合作伙伴展现值得信赖的工作能力和品牌形象。
  • 推动产品更新的同时也要以服务用户为核心。

“攘外必先安内”,兼顾团队工作效率和身心健康

前几日,为电商商家提供微商城、小程序等服务的科技企业微盟经历了一次后台数据被删风波。一名程序员远程登录公司内网,删除了公司业务系统数据,导致很多商家小程序瘫痪。在后续的公关澄清中,微盟将原因归结于“因远程办公而疏忽对员工的精神状态的关注”。

这无疑是一次对企业应在疫情期间做好团队管理的警醒。所谓“攘外必先安内”,如今员工们不得不远程在家工作,如何稳定并团结内部员工以保持团队的正常运营成为各位创始人必须放至首位考量的事情。

首先,创始人应该意识到这场疫情是优质员工的试金石,也是一次培养团队文化的绝佳时机。

由于需要应对疫情期间的突发事件、处理客户的特殊需求,许多身处关键岗位的员工得到了高强度的训练。远程工作之一方式也让创始人得以辨别员工的主动性和自觉性。

许多值得信赖的员工就是在这样的特殊时期被发掘出来的。投身教育行业二十多年、并创立了线上英语语伴教育平台BuzzKid的创始人Shirley认为“你可以发现哪些人是能陪你一起走的更远的,哪些人是未来可以重任的。”

此外,这也是团队反思修整自身工作和生活方式的最佳时机。由于部分业务的暂停和上下班时间被压缩等原因,员工们在疫情间往往有着更灵活的时间安排。那么,创始人就可以鼓励员工多阅读、学习新的技能。Shirley会要求产品负责人组织内部线上产品培训,“我希望大家都是多面手,做销售的人才也需要了解运营”。

那么,远程工作到底可行吗?创始人应如何远程管理工作进展?

创业者们对远程工作有着不同的态度和看法。

为企业高管提供教练服务的GloCoach联合创始人Andre认为大家必须接受一个事实,就是人在远程工作无法做到与在办公室工作时同等的高效。身处于家庭这个磁场环境下无形中给人们增加了许多不可抗的“分心“因素。因此,与其说是从工作时间上硬性要求员工,不如更多从产出和目标的达成与否等角度来衡量员工的工作。

在可预见的未来,远程办公和线上会议是大势所趋。Shirley的态度是,“与其抱怨,不如学会拥抱变化”,对于许多90后甚至00后的员工而言,“他们要学会怎么高效远程工作,如何通过视频会议把难题解决,与团队协同完成任务”。Shirley也很乐观,“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契机来培养我们的下一代学生和员工”。

BuzzKid团队远程工作

也有创始人认为,既然员工无法做到在家高效工作,那么在公司运转健康的前提下,管理层可以适度延长员工假期。帮助海外新奢品牌进入中国市场的Ushopal创始人郭璐就认为“我希望我的团队能够在这段时间内多花时间照顾自己和家人”,她还将员工的假期延长至二月底。

根据团队组织架构和项目进展,创始人们的远程管理方式有相似处也有较多不同。

一个大家都比较常用的方式是线上每日站立会议(Daily Standup)。

团队成员身处异地工作增加了沟通成本,较易导致信息不对称。Sophie是TravelRight的创始人,这家公司为乘客提供智能航空理赔服务。她的团队将平时线下的每日工作进展汇报转移到线上群组中,只需每位员工每日花5分钟时间列出当日重点工作,让团队中其他成员了解是否需要配合或提供帮助即可。创始人应当重视团队间的协同,就如Sophie所说“如果大家都不知道对方在做什么,那就不是一个团队”。

有必要时,Sophie的整个团队还会同时上线加入线上会议,把所有运营的项目和步骤全部梳理一遍。这样既可以让新员工快速理解各项业务,也能将所有可能出现的问题提前整理出来。

不少创始人还会每周与团队成员一对一定向通话。“在远程工作时,创始人是创业团队的核心。我需要连接所有的点,了解所有人的进度,并做好点对点的对接。”Shirley是如此定义早期创业公司中创始人在团队中的角色的。

远程工作当然还涉及到线上工具的选择和使用。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每个公司的项目需求、使用习惯和企业文化。

TravelRight的团队组成相对多元,有许多员工来自海外。团队从建立之初就开始尝试不同的线上工具,后来培养了使用Slack来开展一般业务会议讨论和在Trello上与IT程序员协调项目进程的习惯。本土团队Buzzkid则直接用微信进行各类事物沟通。

但线上交流容易造成误解。与线下沟通中语言能够与语气、动作、表情等整合“发声”不同,线上仅仅发送文字的行为背后给了信息接受者较多的语意想象空间,从而产生不同的阐释。注意到这一点的Shirley会建议团队成员在工作时间内可选择直接用微信语音或电话进行沟通。

疫情期间,人们容易产生恐慌和焦躁等情绪。由此,不少创始人还会关怀员工,适时给予物质奖励。

创业公司团队小,更容易营造家庭感。

Glocoach的团队中也有许多海外成员。Andre提到,“我们会尽力保障员工们的安全,充分了解员工所需要的支持。如果他们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我们会看是否能够提供一些在当地的帮助。如果他们需要回到上海,那么在出入境和隔离等方面的政策又是如何。”

Shirley已经是一名15岁女孩的妈妈,作为母亲的她更容易关注到团队中年轻员工们的生活环境和身体健康等问题。日常她会与团队分享自己的作息表和Keep上的运动课程,也会给远在外地的员工寄去口罩和物资。

其实大家在最近的新闻上已经看到不少公司裁员和降薪的消息。和我们聊过的这些创始人们一致认为现在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时机去做人员的调动。疫情带来的压力为员工和管理层之间的沟通增加了难度。

对疫情期间表现优秀的、值得信赖的小伙伴,创始人同样需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适度的物质奖励。Sophie就在不久前提拔了几位员工进入公司核心团队,Shirley也给了表现出色的个别员工更多的期权激励。

“现金流是王道”,开源节流应长远规划

毋庸置疑,危机是对企业是否运转良好的一次考验。许多企业在此次新冠疫情爆发后暴露出严重的现金流问题。收入来源的暂停让企业的亏损进一步扩大,在没有足够的备用资金时,创始人不得不投入个人资金以弥补空缺。

创业公司应当如何避免这类情况的发生?

郭璐认为企业应当制定围绕公司核心战略定位的投资衡量框架,“我们的资金投入是经过对短期和长期的投资回报进行充分衡量和估计后确定的,并在一定的时间框架下考量了收益的可能性,从而能做出更准确的决定。”相比于一味地开发新项目,Ushopal在2019年做了许多重要的决定,例如更加聚焦于对长远发展有利的项目,将自身定位为市场上首个影响Z时代的新奢KOL矩阵商业模式。这一模式要求Ushopal更加侧重于发展高端KOL网络并生产与品牌高度相关的高质量内容,而不在其他业务上分散太多精力。

Ushopal在近几年暂停了几个有盈利的项目。郭璐认为这是作为CEO必须做出的“艰难的决定”,“运营这些项目让我们离自身的核心战略定位越来越远,而且增加了我们的时间和管理开支。其实作为一个已盈利许久的公司,我们应该不仅关注成本,还需看重企业在精力、时间和文化上的损耗。

郭璐还提到一个很容易被大家忽视的问题,“如果创始人回去检查成本和时间损耗,其实很容易发现过去有很多浪费和不必要的损耗。”因此,创始人应当基于长远考量,调节成本投资。

无论是在员工招募、差旅费用、办公室空间租赁,还是购买服务器和其他IT产品,创始人都需要“把钱花在刀刃上”。早期创业公司更应当控制成本投入,将固定成本降到最低。正如Sophie所践行的“一直以最坏的打算考虑公司现金流能支撑我们活多久”

有些创业公司还会在融资成功后进行疯狂扩张和激进式的投资。“烧完投资人的钱,在危急的时候就是烧自己的钱”,Sophie不赞成过分铺张的投资,“现金流永远是公司的王道”。而这次危机带给我们的重要警示之一,就是让投资人和创业者们重新思考资本使用和投入的方式。

“患难见真功夫”,进一步发展既有合作关系

如果作为创始人的你还没有来得及制定长远的投资回报计划,你该如何缓解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呢?

已经从事业务扩展工作多年的Andre认为与其发展新客户,不如进一步发展与既有客户的合作关系,延长合作时间,丰富合作方式。因为既有客户往往已经信任该公司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价值。

Andre还认为在困难之时向客户伸出援助之手并积极地帮助合作伙伴非常重要。在疫情发生后,GloCoach发挥自己的资源优势,组织了几场免费公开的线上直播活动,帮助客户学习危机管理,了解政府补助和支持。所谓“患难见真功夫”,创业公司若在危机时刻能够正常运营并提供附加服务,有助于与客户建立长期信任关系。

对B2B公司来说,你应该考虑的是从长远来看,你能为客户提供什么价值,如何从商业合作伙伴和朋友两种角度给予足够的关心和支持。”这是Andre的危机处理原则。

GloCoach线上直播活动

对于TravelRight也是如此。早已敲定的与某OTA行业巨头的合作关系已经陆续展开,而旅游业又在此次疫情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作为合作伙伴,Sophie坚持应该更加有条不紊地提供服务,给予合作伙伴更多信心。

作为航班理赔服务提供商,TravelRight将通过合作伙伴获得更多客户,该合作伙伴也将成为TravelRight的窗口传达理赔服务的信息。在疫情期间,该OTA巨头全体相关客服组组长都接受了TravelRight的培训。

旅游行业的井喷爆发在疫情结束后也许是可预见的未来,在疫情期间积累的素质培训和信任会帮助双方更好地应对未来的挑战,延续企业合作间优质的文化和习惯。

审时度势,快速更新产品的同时仍需以服务用户为首位

市场环境的变化还带来了新需求的产生。为了满足新需求,早期创业公司就应当快速做出反应,推动产品更新,找到新的增长机会。

传统服务的数字化转型加速,线上服务的需求快速增长,在一定程度上也推动了传统企业对数字化、智能化团队培训方式的接受度。Atiom就是一家为企业提供团队培训的软件服务公司,游戏化的培训模块可以轻松让员工适应培训。为应对大家陆续复工后可能存在的健康隐患,Atiom开发了新的培训模块和素材,让企业可快速培训团队如何在办公场所做好防护,打造安全的工作空间。

Atiom moved quickly to launch training modules on Covid-19.

作为线上英语语伴教育平台的BuzzzKid在对接许多线下教育和培训机构作为B端客户时,也发现了新的需求。在这次疫情中,传统的线下培训机构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尤其对于许多未曾开发过线上平台的公司而言,要快速适应较为困难。由此,Shirley在BuzzKid平台上增加了两个新服务,一是帮助线下培训机构对接BuzzKid的线上平台合作伙伴,帮助他们快速转移到线上运营;另外,BuzzKid在原先的语伴练习课程之外,还推出了外教精品课程去弥补教学上的空缺,B端客户可以直接使用BuzzKid的外教课程。

针对媒体上许多谈及在线教育产业发展迅速的报道,Shirley持有保留态度,“这场疫情更多的是给业界的一些头部公司创造了红利。对小微的初创企业而言,红利的效果并不明显”。因为头部公司的大部分流量都由线上广告投放带动,而巨额的广告投放费用对于早期创业团队而言很难实现。相反,创业公司们本来的线下推广方式被迫中断,也让他们错失了一些新的增长机会。

那么,疫情带给在线教育产业的影响是否利大于弊?Shirley提到了钉钉被学生们打一星的例子,“如果供应商无法提供很好的服务,在线课程的质量不行,反而会打击疫情结束后家长和孩子们的需求。

归根到底,高质量的产品服务和流畅的用户体验才能留住用户。而时间也会为此作证。Shirley向我们分享了一个好消息,之前没有时间测试BuzzKid产品的用户在疫情期间终于空闲下来,测试了各家的线上英语教育产品后,最终肯定了BuzzKid的老师服务和教学内容,立刻推荐给多名朋友并最终全价购买。

也许市场瞬息万变,但不变的核心永远在于服务用户并解决用户的问题。

最后,借用SOSV合伙人William Bao Bean经常使用的”蟑螂“一词来比喻创业者们,蟑螂即便被踩伤了腿也会继续爬起来顽强生存,而成功的创业者就是那些屡次失败后仍然不轻言放弃的人。我们希望你能成为勇敢面对危机并抓住机遇的“时代英雄”。

本文由SOSV中国加速市场经理Eva Shi撰写。感谢SOSV中国加速投资组合中的创业公司们接受采访,他们是BuzzKid创始人Shirley Wang,Atiom创始人Matthew Spriegel,GloCoach联合创始人Andre Gisiger,Ushopal创始人郭璐和TravelRight创始人Sophie Sun。

本文首发于36氪

Showing 44 comments
pingbacks / trackbacks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